鹿漓

呵呵,我只对我喜欢的人不计较

求死之道,路漫漫,修远兮

跟一个讨厌的人聊了一下午,突然觉得,对于曾经喜欢过我的人,我是有多吝啬。但是相对来说,吝啬并杜绝给别人希望也是好事。
我是真没了当年不顾一切喜欢别人的精力了?也美好,也无知,也开心,也幼稚。
如果遇到下一个喜欢的人,希望自己仍然满腔热情,充满信任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自己给自己安全感,但是希望未来的谁,不消极就好

总算渡过去负能满满的一段时间了吧。从接到爹生病了的电话真的没有片刻安宁,庸人自扰,没办法,谁让我其实就是个普通的庸人。从前有精力疏导别人,现在n倍的精力疏导自己。连自己都怀疑的时候到底怎样才能相信别人。
什么都不想说,总想摆脱矫情二字的标签,人给自己骗久了自然也就成真了。但是呢,情感淡漠,没有同理心,偏执,真的蛮可怕的。
离我当初想要做个温暖的人,真的是越来越远了。

沉淀吧,浪够了。不知道会变成人群乐开花的傻逼还是远离社交的散人。

如果说小时候拿出来刺激最深的事情,大概就是三年级放学回家发现爹妈在客厅里看我的日记本吧。
我不知道现在为什么又出现了同样的心情,也不知道自己内心到底有多见不得人,就只想藏起来,谁都发现不了的深藏。
人生过半,从不知道什么叫做安全感,从没有一天梦里安心,我其实不知道噩梦的源头是什么,但是在我对梦有记忆的时候其实已经满是噩梦了。
幼年的时候就梦到我把我妈绑在椅子上,我妈问我,难道我不爱她了吗?
我不知道,直到现在为止,爱大于恨,时间与距离磨掉了大部分的恨,这让我觉得自己其实无比丑陋,到底为什么要这样竭斯底里,然而童年直到青春期明明又开朗的像个未来花朵,仅仅回到家里又变得冷漠执拗。

我已经不太写文字了,因为自己不会去看,也不愿意给别人看,更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除了是与自己对话以外还有其他什么作用,还要冒着被别人看穿的危险。
对,危险。
我从未有过一刻安宁。

希望你的身体能像你的生肖一样

喜欢的特质都是相似的

我啊,我真的不想活